學生基本功大賽賽出了什麼

代表江蘇省出戰的南京曉莊學院體育學院大三學生顧俊傑和他的隊友們,經過三天的拼搏,在2017年全國高校體育教育專業學生基本功大賽綜合理論知識、體操、武術、微機課以及英語五項比賽中技壓群英,斬獲五個單項的桂冠,並獲得了團體比賽的第一名。“這不僅是幾名參賽選手的勝利,也是學校的榮譽,更凝結了學校體育教育專業師生的智慧、汗水和辛勤付出。”該校體育學院院長江宇說。

 

大賽成檢閱學校和學生體育能力的“舞臺”

 

2017年全國高校體育教育專業學生基本功大賽近日在安徽師範大學舉行。來自全國23所高校體育教育專業184名選手參賽。賽事由教育部主辦,安徽師範大學和全國高等學校體育教學指導委員會承辦,本次比賽既是一次教學競技,也是對高校體育教育專業教學品質的一次檢閱和評估。該賽事早在1997年就開始舉辦,迄今為止已經舉辦了8屆,前後共有162所高校參賽。

 

大賽組委會主任、全國高等學校體育教學指導委員會技術組組長、蘇州大學教授王家宏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次比賽不僅展現了全國高等學校體育教育專業大學生的專業素質和精神風貌,也檢閱了全國高等學校體育教育專業的教學效果。

 

王家宏介紹說,為了達到專業建設的導向作用,組委會在設計比賽內容與形式時,力求彰顯社會對學生專業素養的要求,從體育理論知識筆試技能展示到田徑、體操、籃球、武術等六項內容,逐步增加了外語知識競賽(筆試加口試)、電腦操作能力比賽;2011年大賽增加了校長論壇;2014年增加了說課比賽,今年又調整成微課比賽。“目前賽事已成為全國體育教育專業師生們共同展示與交流的盛會,成為大家翹首以盼的品牌專案。”

 

帶著收穫的喜悅,南京曉莊學院體育學院院長江宇信心倍增。“代表江蘇省來參賽,壓力非常大,從備戰到比賽,我的神經一直處於高度的緊繃狀態,賽前心裏忐忑不安,因為並不清楚我校在全國體育教育專業中處在一個什麼樣的位置,同時學生從未參加過如此高規格的比賽,學生的‘基本功’也沒有在全國比賽中檢驗過,心裏沒底。但通過比賽,我們增強了信心,同時更堅定了我們的辦學方向和目標,那就是一切要以品質為中心,練就扎實的基本功,讓每一個學生都能成為合格的人民教師。”她說。

 

代表浙江省出戰的臺州學院也取得了理想的成績,這讓身為體育學院院長的周瑤心情大好。接受記者採訪時周瑤直言:“比賽極大地促進了我校各項工作開展,我們將一如既往地抓住體育教育專業的‘牛鼻子’,來帶動其他各項工作邁上新的臺階。”

 

泰山學院體育學院院長徐複智不無誇張地表示,參加比賽讓學校和師生都受益匪淺,“一些學生說,這幾個月的集訓比四年在校學到的還多”。

 

東南大學教授、全國高等學校體育教學指導委員會技術組委員張惠紅告訴記者:“我們對這些年參加過比賽的學生做了一個統計。統計表明,參加過比賽的大學生在各方面都有明顯提高,不少人畢業後都成了教學骨幹和能手。”

 

健康知識不足成體育專業學生的“短板”

 

本次比賽競賽內容分為基礎理論知識與教學技能類、運動技能類兩大部分,其中基礎理論知識與教學技能類包括專業基礎理論綜合、英語和微課三項內容;運動技能包括田徑、體操、球類、武術等內容。

 

“相比其他學科的老師,體育老師既要能文又要能武,需要學的技能可真不少。”學田徑出身的張惠紅慨歎。

 

事實上,按照專業學習的需求,師範類體育教育專業學生往往要比師範類其他專業學生學習的技能多得多。同是師範生,一名體育教育專業學生可能比語文專業的學生,在學習文化方面少很多,但卻要學習更多技能。

 

近年來,由於一些院校在招收體育教育專業學生時,不再強調技能,導致不少學生“光會說不會練”,有的甚至連示範都做不了,引發業界不少爭議。

 

首都體育學院研究生楊長久撰寫的《普通高考體育教育本科專業運動技能考試現狀調查與對策研究》一文指出,在體育教育專業運動技能考試的專案設置方面,專家學者眾說紛紜,有人建議取消專項技能考試,有人建議增加專項技能考試,有人建議把專項技能考試改為其他技能考試,但贊成在體育教育專業運動技能考試中進行專項技能考試的人居多。他認為,無論從體育教育專業學生自身的發展出發,還是從我國體育教育事業長遠目標出發,都應該在運動技能考試時進行專項技能考試,“因為這不僅是提高體育教育專業生源品質的途徑之一,更是高校選拔合格體育教育專業人才的基本保障”。

 

當下,一些高校體育教育專業培養品質堪憂。首先是學生健康意識欠缺。記者曾就“學生在高考前應該吃什麼樣的食物、一旦遇到挫傷如何處理”等問題採訪比賽學生,得到的答復不是“不知道”,就是模棱兩可。同時學生很難將所學知識與實際情況相結合處理問題。

 

其次是技能不強。北京景山學校校長範祿燕曾面試了近30名高校畢業生和研究生,卻沒有一人的專項能力符合他們學校的現實需求。在範祿燕看來,體育教育專業很多大學生尤其是研究生技能不強,一是由於高校入學時沒有要求,二是學校強調文化成績而忽略技能培養。

 

而一些高校教師尤其是體育教育專業的教師本身也缺少“健康”的基本功。記者在對體育學院和師範學院體育教育專業教師進行隨機採訪後發現,高校體育教師基本沒有公共衛生或膳食營養學的背景,也很少有康復醫學之類背景的畢業生充實到體育教育專業教師隊伍中。他們擁有的營養知識、公共衛生以及健康教育的知識基本來自後天的培訓和自學所得,如此狀況下,很難奢求他們所教的體育教育專業學生具有健康的基本功。

 

當前,一些高校體育教師健康知識匱乏已成為體育教育專業學生的軟肋,制約著體育教育專業與中小學《體育與健康》課程接軌,也妨礙《“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所提出的“建立健全健康促進與教育體系,提高健康教育服務能力”和普及健康科學知識、形成健康生活目標的實現。高校體育教育專業教師的健康基本功亟待加強。

 

有關專家指出,沒有全民健康,哪來全民小康?在健康中國大背景下,以促進學生體質健康、全面發展為己任的高校體育教育專業到了必須轉型的時候。其核心任務就是將健康納入到大學教育的所有學科和相關政策中,牢固樹立“健康第一”的指導思想,建立“大健康觀”。只有這樣,高等教育才會在健康中國中發揮更多的作用,真正為人的全生命週期健康服務,為實現更高水準的全民健康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